春杏绕宫墙 第六章 火中添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们谁没见过了!”颖贵妃这一吼,身边的帖身侍候梳洗打扮的丫头居然没一个敢站出。“都是死人吗!”她怒从书中来,猛然一拍桌子,婢女们战栗着跪了一地。婢女们也是委屈,本是无中生有的一个镯子,从哪儿去画出给个交待?皇后颇富兴趣地磕起了瓜子。“玉芙宫“都是死人吗!”。...

春杏绕宫墙

推荐指数:10分

《春杏绕宫墙》在线阅读


“你们谁见过了!”

颖贵妃这一吼,身边的贴身伺候梳洗的丫头竟然没一个敢站出来。

“都是死人吗!”

她怒从中来,猛地一拍桌子,婢女们颤栗着跪了一地。

婢女们也是委屈,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一个镯子,从哪儿去画出来给个交代?

皇后饶有兴趣地磕起了瓜子。

“玉芙宫真是人才辈出,主子丢个镯子都不知丢了哪个的。”

颖贵妃气得呼吸都短促了起来,这些婢女都是蠢笨的,在这种时候随随便便画个出来不就得了?

眼下反而让皇后看了场笑话。

颖贵妃调整了下呼吸,“我这儿御赐的首饰实在太多,婢女们都是不识货的,也不敢多看,不晓得哪跟哪儿。”

“你这些婢女过于能干了些,不如都打发出宫,本宫挑几个识货的婢女给你?”

“我自会管教,”颖贵妃哼道:“说到底一个镯子而已,不劳皇后费心。”

皇后站起身来,轻飘飘的说:“不劳本宫费心的,就更不必去叨扰皇上了。”

颖贵妃不甘示弱道:“我不过随口提句丢了镯子,皇上就让皇后您帮着找,那是皇上乐意把我的事放心上,皇后您又怎会明白什么叫郎情妾意?”

皇后听着越发觉得可笑,看着这位自信满满的颖贵妃,不禁笑出了声,而后不再多说什么,盈盈走出玉芙宫。

春嬷嬷搀扶着皇后,走在漫长的宫道上,皇后久久无言。

凤仪宫前,皇后抬眸看了看那巍峨的门楣,笑道:“皇上哪是要我帮忙找镯子,他就是让我去趟玉芙宫,一方面杀杀贵妃的锐气。”

春嬷嬷颔首道:“圣心难测啊娘娘。”

-

淑妃是第三日来看阮薇的,还带来一个好消息。

“皇上把贵妃宫里的宫女换了个干干净净,从闺房跟着她进宫的那个也被换掉了!”

阮薇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贵妃宫里换人的事她早听说过,不过这会儿还是不想扫兴,便讶异道:“怎么突然换人。”

“说是这些宫女不得劲,连主子丢了个什么镯子都说不清楚,皇上知道了这事雷霆大怒,怒斥她们无用,便给换了去。”淑妃握着她的手,话锋骤转,“咱们下棋吧,你会下棋吗?”

阮薇点点头,便在刻着棋盘的石桌边坐下,让人去拿棋子来。

淑妃今日一直都是笑着的,打扮得也鲜艳亮丽,特别殷勤的给阮薇剥了个橘子。

阮薇笑着说:“你这是昨晚受宠幸了?这么高兴?”

“受宠幸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你是没见贵妃那个吃瘪样,皇上要给贵妃宫里换人,还把皇后叫了去,让皇后指几个人给贵妃,当时我正跟着皇后呢,就跟皇后一块儿去的。”

淑妃继续说:“贵妃说了好几遍,人没问题,没必要换,皇上愣是装作没听到,给换了个底朝天。皇后姐姐给安排的人,贵妃怎么可能顺心,她那脸跟吃了臭虫似的,难看得要命。”

颖贵妃原是想借由闹一闹阮薇,却阴差阳错的弄到这个地步,真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淑妃正在兴头上,滔滔不绝道:“前两日还在你面前嘚瑟呢,这就是报应,让她欺负人,姐妹们都不喜欢她,这两天大伙儿高兴地跟过年似的,皇后姐姐心情也不错。”

后宫一向是团结的,在颖贵妃到来之前,一直都是和煦一片,难得有争吵也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大伙儿在皇后的带领下处得都不错。

起初也没有人不欢迎颖贵妃,是她自己把自个儿摘出去,不屑与旁人为伍,她而且认定了自己是皇上的独宠,专宠,觉得大家都会嫉妒她,慢慢的,大伙儿也就统一站在她对立面了,都想看看她能嚣张到几时。

可笑得紧,毕竟当初阮薇盛宠的时候,后宫也没一人跟她过不去。

阮薇若有所思道:“这倒不见得是好事。”

淑妃一愣,“为何?”

皇上对颖贵妃这一不轻不重的敲打,徐太尉看在眼里自然也该明白,就此必得收敛一些。徐太尉收敛了,反而不是阮薇乐意看到的局面。

她想看到的,是徐太尉比贵妃更狂妄,狂妄到令天子震怒。

“下完棋,我去皇后那儿坐坐,淑妃姐姐去吗?”

淑妃打个哈欠:“你去吧,我今儿个起的太早,一会儿想去午睡。”

-

阮薇过去时,皇后正在给颖贵妃宫里换来的人安排去处。

“你来的正好,来一起拿拿主意。”

阮薇便同皇后一块儿,把这些人一一打发了,最后剩下一个娇小的丫头,独留她跪在殿中。

殿里突然安静下来,皇后迟迟不言语,这名婢女久而越发心慌。

阮薇仔细剥了个橘子,递到皇后手中,皇后这才缓缓开口。

“喜儿是吧,你跟了贵妃多久?”

喜儿不敢抬头,道:“回娘娘的话,奴婢十岁入徐府,跟在贵妃身边五个年头。”

皇后点点头。这宫女虽然慌张,但也从容不迫口齿,清晰且得体的回答她的话。

“素闻贵妃性格不好,对待下人不体贴,可有此事?”

喜儿轻声道:“奴婢不敢妄议主子,主子待奴婢如何,奴婢都是该受着的。”

这话虽未说什么,却也是默认了贵妃的苛待。

皇后笑道:“你家中有一位兄长,三个弟弟,原是湘西人,因湘西干旱迁来皇城,父母以乞讨为生。”

喜儿惊了惊,下意识的抬头,直视上皇后的眼睛,再猛然察觉失了礼,慌忙低下头来,颤颤栗栗的回答:“是。”

“你放心,他们都安然无恙,只要你乖乖听话,去太尉府送个信,你的家人,包括你自己,好日子都在后头。”

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喜儿紊乱的呼吸声,在皇后的注视下,慢慢平复下来。

喜儿磕了个头。

“娘娘放心,奴婢会办好的。”她的回答是坚定的。

与其说信得过她的话,不如说信得过她对家人的在意。阮薇了解过,她每个月都要给家里人捎钱,她是个极有孝心的姑娘。

皇后一五一十交代好之后,喜儿被送出凤仪宫。

阮薇起身向皇后行礼。

“多谢皇后娘娘。”

皇后伸手扶起她,拍了拍她的手背,“客气什么,说了不要多礼,我最不喜欢跪来跪去的了。再者,想要徐太尉落马的可不止你一个。”



九星毒奶 不嫁姊夫 命犯桃花 泪眼王妃 老婆不买帐 隐藏版娇妻 道极无天 鉴宝金瞳 名劫 万古帝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