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剑仙 人道剑仙 第四章“约战季苍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现在的就走?”“现在的就走。”等更年轻道人给李方道完了歉,叶青带着几位道人回了叶家拾掇行李。“青儿,这便要走了?已不再...”“很抱歉了,叶财主,叶夫人,过几日就是洛灵山一年一度的开山大会,师弟可错过了严禁。”实际上按照叶青超绝的天资,自然而然是也可以不走...

人道剑仙

推荐指数:10分

《人道剑仙》在线阅读


“现在就走?”“现在就走。”等年轻道人给李方道完了歉,叶青带着几位道人回到了叶家收拾行李。“青儿,这便要走了?不再...”“抱歉了,叶财主,叶夫人,过几日便是洛灵山一年一度的开山大会,师弟可错过不得。”其实按照叶青超绝的天资,自然是可以不走流程入门的,但却听鹤无霜说那开山大会给出的不少奖励,就连筑基修士都要眼红呢。我辈修者,与天争、地争、万物争。而与人争自然是包含在万物之内最基础的磨练,所以叶青这便要走了,打算去洛灵山参加大会。“父亲,母亲,你们照顾好自己。孩儿听师兄说了,每年都有回家探亲或者出外历练的任务,届时孩儿定会来看望你们。”说是收拾行李,但叶青似乎也没什么好带的。凡俗的金银之物去了那仙门不说都成了粪土,但购买力也是大大下降,哪怕能用金银换得少些灵石,却也不知要多少金山银山。叶青就草草带了几两碎银、几身干净衣裳,而后道别。“父亲,少抽点旱烟,你肺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娘,我走了以后,你莫要再和父亲吵架了,给我添个妹妹弟弟也不错。”“知道了。臭小子你莫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哪怕当不成天下第一的大剑仙,你也是我最骄傲的儿子。”“是呀,只要你平安喜乐,娘比什么都开心。”.....叶父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唠叨了很多。而几位道人也不嫌难等,就默默在旁饮酒闲聊,他们的道行修为都还不高,自然对离家之愁感同身受。哪怕是那年轻道人,都难得耐住了性子,自顾自喝着闷酒。半晌....“道长,我们启程吧。”星河还未灿烂,在漫天的落日余晖中。叶青跟随几名道人踏上了一尾兽首灵舟,冲天而起,没入云层不见。“出!”不算华美却也精致的兽首灵舟之上,鹤无霜挥了挥手中拂尘,便有一桌美酒佳肴在甲板上凭空而出。倒不是神仙手段凭空造物,只是鹤无霜有一枚品质极高,可以冻结时间的空间戒指罢了。那是他的传家宝,看的比命还重。“诸君,请举杯,共贺叶小友入咱们洛灵山的山门!千百年来,咱们洛灵山终于也要出一位圣体了!”“举杯!再也不用看隔壁火国那些个修士,天天吹他们的炎龙圣体云云了。”“对!喝一个!咱们石国的史书中记载了,叶师弟这五行圣体可是一点也不弱于那劳什子火泥鳅!”.....“咕嘟。”鹤无霜率先举杯,一口饮下杯中之物,其他人也纷纷照做。“喝!”所有人都干杯了,叶青自然也不好驳了他们的好意,那也是对酒桌精神的不尊敬,便昂起了脑袋,一口饮下。烈!冲!从未见过如此烈的酒,而且味道还和白日里叶青饮过的妖血有点相像,似乎还带有灵力。“哈!”一口烈酒下肚,逼的饮酒不多的叶青直吐一口白气。“好!”一位胖道人拍了拍自己的圆肚皮爽朗一笑。“爽快!叶小友这人能处!哪怕没有修为也能痛饮这妖血酒!要知道我十七八岁时,家里还只让我喝那寻常黄尿呢!”另一位不胖,却也魁梧的道人也是点头。“能处!既然酒也喝了,怎么也算个酒肉朋友了。就给叶小友介绍一下大家吧,日后叶小友飞黄腾达了,我们就是说和其认识也是面色有光啊!”不待叶青答应,胖道人抢着自我介绍了起来:“说的好!我是庞旁,叫我胖哥就行。”魁梧道人也咧嘴一笑:“李霸天,我是体修一脉,师弟若想学力,大可找我。”鹤无霜就不用多说了,白日里早就介绍过了。而剩下二人....年轻道人只是看了一眼叶青,淡淡道:“季苍海!”但看着面色平淡,其实季苍海内心却掀起了波澜。“妈的,当年老子入伙的时候,怎么没给老子办桌酒席欢迎?”季苍海的心中是这么想的,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而最后一位是个俊秀道人,肤色白皙如雪,五官也是相当精致,若不是留了两抹羊胡子,叶青还以为他是道姑呢。俊秀道人的态度不似前二位那么热情,也不像季苍海那么冷淡。“石中天,炼气巅峰剑修,见过叶小友。”“叶青,还没有修为。见过各位道兄。”酒桌上,推杯换盏,你来我往。直到夜空披星戴月,几人都已微醺,而叶青也从庞旁和李霸天这心直口快的二人中套出了他想要知道的答案。白日,其实其它四位道人都想出手斩妖,或者出手救人,嘴里念叨着约好了,今日之事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做好事不留名!但是....只有那季苍海坚决反对,说什么违背了宗门条例是大罪,最次也是要废掉几层修为的!最后,季苍海还非要挟着带所有人离了场,等灾难过后才回来。就因如此,几位道人闹的很不愉快,这也是当时回归之时所有人都面色冷淡的原因,倒不是对惨剧的发生没有怜悯。若只是如此就算了,叶青还听闻,这季苍海白日里还去过一次荡魔军,和那陈程阳见过面!其他道人不知道陈程阳的底细,叶青还能不知道吗?那分明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妖魔!“狗东西!”在叶青心中,这季苍海已经上了必杀之列,丽波村今日牺牲之人的债,多多少少有着季苍海的功劳!可惜,至少现在..还杀不得。过了一段时间,众人皆已酒醒。月色下,叶青倚在船头,回首看着脚下疾驰而过的漆黑大地,眸中是数不尽的异彩。“几位师兄,等我入了山门,几时能学会这御物飞行之法?能逍遥天下?”胖道人庞旁最先回答:“御物之法不过小道尔,但若想让自身甚至如此大的灵舟飞上天空却是难事。哪怕以小友,不对...应该是以师弟之资,也得有个半月有余吧?”驾驭灵舟的鹤无霜也点了点头。“不错,哪怕是在修炼之道进展神速的圣体掌握此法也要大半月,毕竟炼气阶段的灵力基础还是要一步一步打扎实的。”说着,鹤无霜一边驾驭着灵舟,一边担忧的看了一眼倚在船头正在吹风散心的叶青。“叶小友,天上风大,还是坐下吧。”鹤无霜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条能吸附在灵舟之上的椅子示意叶青坐稳,免得不小心被晚风吹坠了下去。要知道,这可是千米高空!“好的,鹤师兄。”叶青没有拒绝,接过了凳子一屁股就坐在了鹤无霜的旁边。“鹤师兄,我能现在开始修灵力吗?总不会死板到要拜入灵山后才能修仙吧?我可是圣体!而且古人可言一日光阴一寸金啊。”叶青想早点获得强大的力量,才能随心所欲,才能匡扶正义。“我想想..那些个繁琐条例有没有规定。”鹤无霜摸了摸下巴开始思考。“不能!”鹤无霜还未回答,那年轻道人便没好气的走了上来,手里举着一本卷宗回答了。“根据我洛灵山外门弟子守则第一百七十八条,门内弟子之间可自由交换所修功法,但切记不可外传。违者,斩立决!”“切,麻烦。”叶青本就对季苍海有一肚子火,此刻又有冲突,顿时对其鄙夷道:“季苍海你这个人每日不修道法,捧着个宗门例律研究个不停干嘛,怪不得修为如此低劣!”天资以及修为本就是季苍海这种关系户的硬伤,打小修炼到现在也就是炼气高期,和那陈校尉是差不多的货色。此刻一被撕破伤口,季苍海顿时气急。“你!我只是入门尚浅,这才修为不高,说我低劣?敢不敢同我斗过一场?”“好!谁怕..”区区炼气高期而已,叶青白日里刚屠了一个!“退后。”他正欲接战,却被鹤无霜打断了。一步踏出,鹤无霜拦在了二人中间。庞旁和李霸天二人也走了过来。“季师弟这话多少有些过分了吧?叶师弟还没有修得仙法呢,你一个已入仙门之人,怎么好意思挑战凡俗?”虽然有几人都出面制止,给出的理由也很中可,但季苍海在这嘴皮子功夫上确实是有一手的。季苍海双手一摊,一脸无辜道:“师兄不是说了,只要杀过妖的便都算同道中人?都是同道,那么叶师弟又何来不入仙门之说?”“你!”鹤无霜顿时语塞,他之前还真说过这句话。正在鹤无霜思考要怎么反驳之时。“我接了!”叶青将腰间的宝剑取下,握在了手中。“你还真敢接啊?好!小爷我今天不将你给..”“且慢!”季苍海正欲动手,叶青却又叫停。“怎么?都答应了还要反悔?没那么美的事!你若现在怕了也行,给我磕头赔罪!”“啊呸!你才是真的想的美!”叶青无语地翻着白眼道:“不管你怎么歪理邪说,我现在是不是没有修为?就这么平白和你战斗我岂不是平白吃亏?”季苍海微眯起了双眼,神情不爽道:“那你待如何?还要本少爷自缚一手与你战斗不成?”“你若输了,给我个彩头!”“我会输?”季苍海一脸不屑。哪怕他的天资再差,哪怕他确实游手好闲不爱苦修,那也是仙道中人!怎么会输给一个凡俗小子?“你若输了,给我一门不属于洛灵山的仙法,让我可以提前修炼。”“好!这是我季家家传的炎天真火功,你若能赢,拿去!”见叶青当真是看不起自己,季苍海怒极反笑,将一卷赤红色的兽皮小卷拿了出来,拍在了此前用席的酒桌上。“师弟你疯了!”庞旁面色大变,连忙制止。“这炎天真火功可是能修炼到金丹之境的无上灵法!放在灵山内也是珍贵无比的功法,拿这个当赌注?你不怕回去被你爹打死?”庞旁很担心,虽然按理来说凡俗剑客是不可能斗的赢修出灵气的人的,但是万一呢?他总觉得季苍海这个人不太靠谱,一旦输了....能往洛灵山中塞人,季家的势力绝对不算小!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若是季家的不传之秘就这样荒唐输出去的,不仅季苍海没好果子吃,他们这些目睹的人也将被迁怒!“庞师兄,你什么意思?觉得我会输?我说了!老子不会输!你们谁再跳出来拦着我,就别怪我不念同门情谊!”三番五次的被鄙视,被认为不如一个凡人,季苍海是真怒了。那臭小子练过几年剑侥幸杀了几头妖又怎么?要知道筑基以下的妖类灵智未全,战斗之时毫无章法全凭本能,连正确运用灵力都不会,同在炼气阶段,修士一个猎杀一群妖兽都不成问题!是圣体又怎么?还没开始修炼呢!那就和凡夫俗子又有什么区别?季苍海自信,若是由他去灭杀魁妖,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就能解决,因此,季苍海自信到敢拿出炎天真火功来比斗。可惜。季苍海只知道叶青斩杀了三头炼气的魁妖,却不知道叶青还斩杀了那炼气高阶修为的陈程阳!不然,他就算要斗,恐怕也只会拿出门不入流的炼气功法。“好!那现在就开始吧?”叶青一听季苍海拿出的彩头还不小,顿时喜上眉梢。真是刚想打瞌睡就来了送枕头的,一时间看这季苍海的脸都没那么讨厌了。虽然有机会,叶青还是会毫不犹豫将其宰了就是。“笑的很灿烂啊,很好,希望一会你还能这么笑。”季苍海也笑了,眼里藏着的暴虐之色毫不掩饰,这让鹤无霜也微眯起了眼。“师弟,做人做事都该有分寸。”“我当然有分寸,一切都会安排好的。”季苍海说的云里雾里,让鹤无霜有些迷茫,安排好什么了?不过事到如今,哪怕是鹤无霜也无法阻止二人比斗了,毕竟是叶青亲口答应的,何况二人还定下了不小的彩头。“叶小友准备好了吗?”不知何时,灵舟已经停了下来,平平稳稳地悬在了夜空之中,那宽敞无比且材质坚硬的甲板就成了天然的的擂台。季苍海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袭红装,脸上又恢复了桀骜无比的世家子弟神情,哪有白日低头向李方低头认错的狼狈模样?“别传出去说我季少爷欺负你,先让你三招!”叶青愣了。“师兄确定吗?三招?”“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快攻来就是,莫要让...”季苍海还在废话呢,却有寒光一闪。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追逐爱 大男人丑小鸭 隋唐君子演义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 万古最牛战神 侠义榜 超凡上古灵武 司礼监 你的愿望好奇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