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剑仙 人道剑仙 第三章“何谓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狗蛋!”“徐坤!”“小强!”也不是所有人都同叶青这般幸运的人,全家尚武。余下的所有丽波村村民,在这一次的浩劫之下基本上都丧失了至亲之人。或为人子、或为人父....哀号声此起彼伏,永劫无隙。但实际上本来的情况会更糟,若也不是在灾难突然发生之际,叶父叶母就立刻...

人道剑仙

推荐指数:10分

《人道剑仙》在线阅读


“狗蛋!”“徐坤!”“小强!”不是所有人都同叶青这般幸运,全家尚武。剩下的所有丽波村村民,在这次的浩劫之下几乎都失去了至亲之人。或为人子、或为人父....哀嚎声此起彼伏,永劫无间。但其实原本的情况会更糟,若不是在灾难发生之际,叶父叶母就立马开放了地下堡垒,并让所有家丁婢女去外面招呼人来避难。甚至叶父叶母自己也是去往了远处,有一个人便救一个人,夫妻二人更是合力击杀过一头魁妖。但可惜,叶父叶母毕竟年纪大了,杀不尽妖。更可惜,地下堡垒的通风性不强,藏匿小一百人已经是极限了,人再多便有发生缺氧死亡的可能。“可恨!都是我的错!”明明已经尽力了,叶父却依旧很自责。“若是不叫青儿去猎鹿,我们一家合力出手,再加上村中那么多青壮男儿,未必不能和那些魁妖拼上一拼!”见叶父自责,叶母却突然温柔起来,走上前去给了自己丈夫一个拥抱。“我也有错,修建地下堡垒时没有想到会发生如此大的灾难...”“不!父亲,母亲,你们没有错!”叶青也上去,怀抱住了自己的父母。他知道,错的是谁!明明是那猪狗不如活该千刀万剐的陈校尉!还有那见死不救临阵脱逃的几个所谓仙人!说到这,叶青疑惑地看向了叶父叶母道:“那几个洛灵山上的修仙人呢?如此紧急的局面为何见不到他们行那平日里口口声声的斩妖除魔?”此时的叶声烦对于仙山名门的向往大减,至少是打心眼看不起那几个来自洛灵山的道人。还说是石国正道门派的翘楚顶流呢?妖怪一来,连影都见不到了!叶父摇了摇头。“我也不知他们的去向,可能是有更要紧的事情耽搁了吧?我去地窖取酒的功夫他们便不见了,再然后魁妖便出现了。”“可恶!还第一名门!若是见到他们,定要问个清楚!”见叶青义愤填膺,叶母却嗔怒着点了点叶青的脑袋。“娘是怎么教你的?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就别乱说,没准他们是去更远处阻击更强大的妖怪了呢?”叶母年少时曾被一名剑修救下,所以心中对于修仙中人和练剑者的初始印象都还不错,也因此非常希望叶青能成为一名剑修。叶青仔细一想,也不是没有有这种可能。没准是陈程阳还带来了好几头更强大的妖怪,缠住了那些洛灵山上的修仙人呢?可叶青万万没想到!这一种可能性会在短短几分钟后便被排除....“那是什么?”有村民惊呼,抬头看天。“是仙人回来了!”天空五道各色遁光远来,跳下了五名身穿华衣的道人,面色冷淡。叶青似乎可以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他们没有对于眼前满目疮痍的过多悲悯。“仙人!您们总算回来了!一定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发生如此大的妖乱,县衙里那些吃屎的连门都没出一步啊!”“就是就是!到现在,连一个荡妖司的人都没见到!”许多村民仿佛找到了大救星,狂喜着扑了上去,更有一名妇人轻轻拽住了一名年轻道人的衣角苦苦哭诉,求他去寻一下失踪的小儿子。那妇人叶青也认识,外号巧手李方,纺织出的丝绸花纹奇异,就连北方大城都有人跨越百里而来购买。可下一秒,她引以为傲的巧手便被人一剑鞘打成了骨折!“滚开!”年轻道人打了一剑鞘还不够,又一脚踹开了妇人,嘴里骂骂咧咧的。“泥巴里长出的泥巴种,脏死了!”“娘!”所有幸存者都愣住了,场面一时寂静了下来,除了那李芳女儿因为心疼母亲却也敢怒而不敢言的抽泣声。“什么狗东西!”叶青心中一冷,如此冷漠凡人的所谓仙人,方才真的会是在阻击大妖吗?“敢问诸位仙人,方才妖乱之时去了何方?”叶青还没有开口,叶父已经握着拳头上前大声质问。一名头戴鹤冠的俊朗道人似乎辈分最大,一边将那打人的年轻道人拽向了身后,一边耐心解释道:“叶财主,对不住了。按照规矩,有荡妖司军队驻扎的地方,我辈修者若是出手反而不妥。”又有其它道人上前附和。“是啊,会有被朝廷指责逾越狗拿耗子的嫌疑!虽然我们也对这妖乱深感不幸,但问责地方官府的事情,你们可以上报皇城。”还有那年轻道人:“对,去告御状啊!谁成想你们这地方官府如此墨迹,杀几头小妖还出了这么大伤亡?”.....“够了!”叶青再也忍不住了。原来只是因为有可能被指责多管闲事,他们便眼睁睁看着成百上千的人们死在了眼前?不能说这些道人按条例行事是过错,要把所有人命都背在他们头上,但是叶青觉得这些人却当真冷血!“既然不管事,又回来作甚!”叶青上前一步,铁青着脸看着面前的五位道人。而见叶青态度不善,之前那打断李芳巧手的年轻道人又跳脚出来了。“你tm谁呀?顶着个大光头态度还如此,莫非是西方的佛教妖人?若不磕头认罪,我要抓你去洛灵山以问责镜观你原形!”“不认识我?那你应该认识认识这把剑!”说着,叶青亮出了自己的君子剑,上面还有斑斑妖血凝固未曾擦净。“哦?原来不是荡妖司出面,而是小友斩杀的这几头妖怪?真是年少有为啊!”看着叶青手中的剑,鹤冠道人面露异色,连忙拉着年轻道人的手将其又拉去了身后。“师兄,他..”“住嘴!”呵斥完年轻道人,鹤冠道人对叶青行了个抱拳礼。“洛灵山外门高阶弟子鹤无霜,这番见过道友了。”叶青摇了摇头。“我不是修仙中人,算不得你们的道友。”鹤无霜却笑了笑道:“只要手中兵刃饮过妖血者,皆算之同道中人。”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鹤无霜倒还勉强有些人样,叶青也抱拳还礼。“那叶青便见过道兄了。”“好!既然都是同道中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道友以凡俗之身可斩魁妖,在剑法造诣上绝对算是年少有为勇敏过人!”说着,鹤冠道人取出了一角五色罗盘。“不知道友可愿让我等为你测试灵根?以道友剑道之资,哪怕灵根下等,我亦可向剑修长老推荐,引你拜入我洛灵山门下!”“啊?”叶青有些茫然。因为自己杀过妖,这就邀请自己入仙门了?就在几个小时前,这还是叶青连同叶家一家的共同梦想。可现在美梦成真,叶青却觉得这梦想似乎有些暗淡了。这仙?该修吗?至少,这洛灵山真的配的上仙门二字吗?若是门内上下都是见死不救天性淡薄之人,修他个鸟仙!几秒的思索,叶青有了答案。“多谢道兄美意,但我叶青只是一介俗人,这入仙门一事便算了吧。”“青儿!”叶父叶母大急,自家傻小子这是怎么了?小时候拿根破木棍吵吵闹闹要当大剑仙的鼻涕娃,坚持了十几年的梦想说变就变了?居然拒绝了?一开始,鹤无爽的脸上有些惊异,而后却又换上了如沐春风的微笑道:“这样吧,入不入仙门另说,不如先为道友测试灵根,免得埋没了天资。”“善。”“我看行!”叶青还未点头,叶父叶母已经连忙替他答应了下来。“好,那请道友使出全力握住此盘,莫要放松。”爸妈都点头了,叶青只好照做,便一手持剑一手伸出握住了罗盘。“嗷!吼!戾....”叶青握住罗盘瞬间,有虎啸、龙吟、凤啼,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闷声响起。再然后,罗盘上浮现了几头异兽虚影。几位道人定睛一看,赫然是金纯白虎、翠绿青龙、赤红朱雀、碧蓝玄武、浑厚黄龙。“窝草?”鹤无霜惊了,手中的拂尘都险些拿不稳。他颤颤巍巍道:“五行齐全且有圣兽异相而生,都是圆满的天灵根?小友这是咱们石国百年难得一见的五行圣体啊!”“小友,我们洛灵山虽然在天下是排不上号,但在石国也算第一仙门了!只有拜入我洛灵山门下才不算埋没了小友的绝代天资!”惊喜!叶青自己都意外了。虽然当年老瞎子找到叶青教他剑法的时候就说过,叶青是有灵根的,这辈子上限绝不会是只当一名凡俗剑客。却没成想,叶青的灵根天赋如此超绝!“小友?入我灵山吧!”“是啊,以后大家都是同名师兄弟,共修那通天大道!”“对对对,一起行侠仗义,喝酒吃肉,岂不美哉?”除了那最年轻的道人面色阴沉,其它的道人都兴奋极了,开口邀请叶青入门。推荐优秀弟子入门是有奖励的,毕竟若是能带一位百年难遇的圣体回去拜入山门,他们还晓不得能得多少天大的好处呢!“我家青儿是百年难遇的奇才?”“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叶父叶母一脸激动,这真是大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比起连灵根都没有的他们,真的算是老叶家祖坟冒青烟了!“父亲,母亲...”叶青是真的很想开口拒绝洛灵山的邀请,既然自己如此有天赋,天下之大去哪里不可修行?但他看着自家爸妈一幅欣慰无比,望子成龙的期待目光,却怎么也无法把心中的真正想法说之于口。而见叶青依旧犹豫,鹤无霜暗中用神念传音道:“小友,我鹤无霜对天发誓!”“洛灵山能成为石国第一大正门,就是因为每年都有无数如小友这般满腔热忱,心念除魔卫道的年轻血液加入。比如我们,其实当时也想出手斩妖,只是被我那小师弟搬出师门条例束缚了,若是不从他回去定要参我们一本!”“而并不是所有门人弟子都如我身后那小师弟一般飞扬跋扈。要知道,我洛灵山门徒何止百万?小友定能寻得志同道合之人!方才的事也是,若是小友答应,我领着小师弟亲自登门去给那妇人赔礼道歉如何?”鹤无霜的话很长,态度很真的说出了他自己的苦衷。这仿佛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叶青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对啊!天下之大,灵山之大,没准只是自己刚好碰上了几颗老鼠屎呢?特别是那年轻道人,老鼠屎中的老鼠屎!叶青隐隐对其动了几分杀心。而若是想杀他,自然不能远离了。想到这,叶青开口了:“如若修仙一道与我想象的不同,可否回家孝顺爹娘?”这是在告诉鹤无霜,若是他的话是假的,洛灵山上下都是些伪君子假正人,留得住他叶青的人也留不住叶青的魂!“百善孝为先,自然。”最后看了一眼叶父叶母眼中的期待,叶青点头。“好,我答应了。”.....不多时,巧手李妇人的房门前。被鹤无霜为首的几人逼着,年轻道人来到了这里。“小师弟,犯了错得认。”“是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看着往日如舔狗一般围着自己打转的师兄们催促自己,年轻道人面色铁青。“你们!”年轻道人的天资其实不行,是靠着家族势力和灵石硬塞入洛灵门的。虽然知道平日里这些师兄暗地里看不起自己走后门,但冲着自己的财力,明面上还不是得装的彬彬有礼求自己施舍几个臭灵石!可惜,此刻若是能带着叶青回山拜入洛灵山,其他几个道人哪里还会差灵石?自然不用再捧这年轻道人的臭脚说香了!“小师弟,快道歉!”鹤无霜也开口了,语气冰冷,态度坚决无比。“对..对不起!”资格最老的鹤无霜都开口了,年轻道人哪怕再不愿,也只能咬着牙对着屋内大喊。“隔着门叫喊算什么?你妈没教过你和人道歉要当面吗?”叶青却上前打开了门,将李方请了出来。屋内的李方其实早听见了动静,但一直不敢开门。“叶少爷..我真的能接受仙人的道歉吗?受得起吗...要不便算了吧!”“他算哪门子仙人?修仙人罢了,李婶你受得起!”见叶青点头决心为自己撑腰,李方终于挺直了腰杆。她看着年轻道人,慈眉善目地教导道:“年轻人,我接受你的道歉,但希望你从此不要再持强凌弱,更应该主动帮助弱小,那些名流千古的大剑仙,都是从小善做起的。”“是,阿姨..教训的是!”年轻道人弯腰,点头称是。但他看着表面顺从,内心里却是掀起了无边的怒火。妈的,和蝼蚁一般的凡人,也敢让我季公子赔罪?真tm是要压不住火了!愤怒着,年轻道人握紧了拳头,心中琢磨起了坏主意....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追逐爱 大男人丑小鸭 隋唐君子演义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 万古最牛战神 侠义榜 超凡上古灵武 司礼监 你的愿望好奇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