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剑仙 人道剑仙 第一章“九州皆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石国,又名人族粮仓。在这人道衰颓的妖世中,石国子民是为数不多能吃上白米精面的。而就在石国,一片不国内知名的山野之中。“很奇怪,昨日再说小妖,怎么连头灵兽都见将近影?”一位负着着厚实剑匣的锦衣少年左顾右盼,好像在找寻什么。“哦?有了!”忽然,少年眸...

人道剑仙

推荐指数:10分

《人道剑仙》在线阅读


石国,又名人族粮仓。在这人道衰微的妖世中,石国子民是为数不多能吃上白米精面的。而就在石国,一片不知名的山野之中。“奇怪,今日不说小妖,怎么连头灵兽都见不到影?”一位背负着厚重剑匣的锦衣少年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哦?有了!”突然,少年眸中闪过喜色,一双瑞凤眼因笑而灿若星辰,俊秀白皙的脸上微微泛红。他看见了一群灵角鹿,那是十万大山外围最珍稀的野味之一,肉质鲜嫩无比,鹿茸更是价比黄金。“难得有灵山上的修仙人来我家做客,我可得把握住这机会!”“若让几位道爷吃高兴了,没准我叶青也能拜入仙门,成为那逍遥天地的陆上剑仙!”少年名唤叶青,家境殷实。父母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善人,不仅好善乐施,还颇有风骨,最爱的便是接待天下英雄侠客。这不,一早听闻乡里来了五位有“要务”在身、气质超然的仙道中人,叶父便热情地将其迎回了家中。而后还吩咐自幼习武的叶青来猎些山珍好生款待。“小鹿莫跑,借肉一用!”叶青虽然背负剑匣,却不出剑,反而挥舞着一对肉拳冲了上去要猎鹿。他学剑时被人逼着发过誓,手中的剑绝不能为区区类似口腹之欲这般的私欲而出。哪怕无人知晓,也要不负本心。“死来!”少年的功夫,大多半都在剑上,只凭一对肉拳猎杀一群距离妖兽只差一线的灵角鹿还是有些吃力。哪怕少年的身法若游龙般矫健,在鹿群之中游走也要时不时吃得一记角顶。“哎!你这死鹿,那里可不能顶!你顶了,以后我tm不顶了怎么办?”“啊!我日!”“还好躲的快,你tm真敢顶啊,今天就吃你了!”以一敌群,鏖战多时..终是叶青胜了,猎到了心仪的鹿儿。“都怪那老瞎子,逼我发的什么誓呀?若是持剑在手,这区区灵鹿哪能奈何本大爷我?”少年的锦衣脏破了不少,鼻青脸肿骂骂咧咧地拖着一只壮硕老鹿回了家。“老爹!快吩咐崔婆婆烧火,我猎的这头可像是鹿王!”远远地看能看见家门了,叶青面露喜色兴奋大喊。要知道这灵角鹿越老就越是鲜美,特别是其鹿角,更是汇聚了一生岁月精华。有这老鹿之角下酒,哪怕是仙人想必都要多喝两碗黄汤。而等仙人们吃高兴了,叶青再真挚的开口求仙人为他测试一下灵根…应当不会被拒绝吧?若是灵根上等!那父母连同叶青自己两代人的梦想,可能真要实现了!成为那超脱凡俗,持剑青天的大剑仙!“父....”离家更近些,叶青却皱起了眉。家中不知为何,已经燃起了炊烟徐徐,而且比平日要更加烟雾缭绕,估摸着是已经在大刀阔斧的烹饪了。好家伙那架势?若不是叶青知道自家的烟囱是花大钱从火国进口的,还以为是着火了呢!“难不成是镇上集市刚好有人卖山珍,父亲便买了去招待仙人不等我了?”叶青砸吧砸吧嘴,碎碎念:“诶呀,哪有这么不相信自己儿子的,我不是很快就猎到了嘛。”可下一秒,叶青却面色大变。“滴答。”甚至有几滴冷汗自他的额角滑过。“真着火了啊?还有血味?是人血的气味!”早先叶青就闻见了淡淡血腥味,原还以为是拖着的灵角鹿发出的血味,就没有在意。可近了却发现这血腥味愈发刺鼻,且与灵角鹿身上的味道完全不同!仔细一想,不就是人血的气味?叶青见过人血,此前好几次匪患他都有参与协助,自是能分清人血与别的血的差别。“父亲!”叶青脑海中浮现了很多种可能,好的坏的都有。是有人不知好歹哪里触怒了仙人遭来了杀身之祸?还是有仇家上门寻仇,恰好被做客的仙人抬手镇杀?最怕就是那号称清心寡欲的修仙人被自家的财帛迷了心!可当叶青进了家门,才发现他的想象力还是太贫瘠了。“妖?妖怪!”叶青怒吼着,“喀嚓!”他反手将背上的木质剑匣直接摔了个粉碎,用最快速度拿到了其间的宝剑。叶家的围墙都被打塌了,能直接看见镇子中的景象。映入叶青眼帘的是尸山血海,是四散奔逃却根本无法逃脱的乡民,是在人群中正敞开胃口大快朵颐的几只虎面魁妖!从叶家开始,本来一片祥和,只有鸡犬相闻的丽波镇荡然无存,几是化作了人间炼狱。“小时候老给我赊账的包子大叔,豆豆?狗蛋....”看着远处躺在血泊里的一张张熟悉面容,叶青泪流满面。就在昨天,他们之中的不少人还笑着和自己打招呼。说:“小少爷今天怎么不来光顾了?”“莫不是长大了有包袱了不同自己当朋友了?”而后叶青还约了他们,明日要去镇上最好的酒楼请吃酒去啊!“怎么会这样?那几位做客的仙人呢?官府的荡妖军呢?都死哪里去了啊!”“平日里受人敬仰,该办事的时候人全没了?”咆哮间,有寒芒一闪。那是叶青出剑了。这回斩的不是普通野兽,是有修为的妖,便不算违背了那位教叶青剑法的老瞎子逼他发下的誓言。老瞎子教的不多,就三式残剑。一记如咸鱼般朴实的连突刺,一式若漫天花舞般绚烂的绵延剑招,还有一式叶青还未真正练成的天外飞仙。此时,面对肉身强横如同蛮龙的魁妖,叶青使出的是第一式。咸鱼突刺!虽然朴实无华,可却将力集于一点,这也是叶青所能想到唯一能速斩魁妖的办法了。“铿!铿!铿!噗嗤..”剑若惊鸿,一连四剑。叶青所出的四剑几乎同时刺中了其中一头正忙着低头吃肉的魁妖的后颈,这才勉强攻破了魁妖体表的妖力防御,将三尺青锋深深送入其中。“死!”剑锋自后颈而入,咽喉而出,哪怕是妖怪也没有活路好走。随着叶青噗嗤一声拔出长剑的瞬间,魁妖庞大的身躯顿时如推金倒玉般轰然倒地。“滴答。”有液体自叶青面庞上滑落坠地,不知是叶青眼中的悲泪还是那魁妖死前喷薄而出的妖血。突袭之下,叶青凭借宝剑之锋以及多年苦学,以凡俗之身一剑就斩了一头不弱于寻常炼气中阶修士的魁妖。这是了不得的成绩!但同时也让叶青陷入了被剩余魁妖前后围堵的艰难处境,它们宁愿不追杀那些逃跑的村民来。“吼!”“斯哈!”同族被杀,让剩下的两头魁妖无比愤怒。但它们没有动手,不知是忌惮叶青的剑法犀利还是什么原因,只是发出怪叫并张牙舞爪一阵比划。“叽哩哇啦的狗叫什么?来啊!来试试啊!”它们不攻,看着满目疮痍的家乡,叶青心里的怒火却攻上了心。“天女散花!”这是叶青会的第二式,也是最后一式。心随身动,身随剑舞。叶青的身形顿时化作残影在两头魁妖间左右交错,手中长剑不断上下剪腕舞着剑花。这一式,对叶青的体力消耗极大,或者说,这本就不该是凡人所修的剑法。没有灵力加持,光凭肉身施展此剑,就这一式过后叶青便会筋疲力尽、全无战力。不成功便成仁!“吼!”“铿!”“破!”.....魁妖智力不高却也不完全呆傻,自不会被叶青站着白打。虽然长着的两只巨臂怎么也抓不住化作残影如同泥鳅般滑溜的叶青,但好歹也能时不时地用坚硬的利爪挡下几剑。但可惜,叶青的这一式天女散花,突出的就是一个散字!在密集而绵延的攻势下,还是有一朵一朵的血花伴随着剑花在魁妖们身上盛放而开。“能行!能行!我叶青哪怕不入仙门,不当朝廷鹰犬,也能做这拯救乡民的大英雄!”一式天女散花约莫九百二十二剑,此时叶青不过堪堪施展过半,魁妖们便已坚持不住,身上血痕密布,伤势严重到再也挡不住剑了。“给我死啊啊!去地下给毛毛,给狗蛋,给所有乡亲们磕头认错!”第七百剑,叶青持剑手的虎口已经微颤,但他也抓住了机会,准备砍下其中一头魁妖的头颅。而如果这么斩了一只,剩下的二百二十二剑,另外一头魁妖独木难支之下也是必死无疑!可就在这时。“狗胆!”有人怒吼,同时一道银光凭空闪出,挡住了叶青的必杀一剑救下了魁妖。“居然趁我不备杀了一位公子?你可知它们的血脉有多高贵?你可知你犯下了多大的罪!”看着突然跳出,手持银戟阻止自己斩杀魁妖的来人面容,叶青愣住了。“陈校尉!”来人面容刚毅一袭戎装,肩头上还有一枚刻着“尽忠职守”四个大字的荣誉奖章。不是别人,正是荡妖军驻扎在丽波镇负责守护的最高指挥官,正八品校尉-陈程阳!听着来人的话,叶青癫狂了,握了十年的剑第一次因为心颤而差点掉落在地。“什么公子?陈校尉!你尊这些妖怪为公子?”“你作为一方守卫官员,自己不斩妖除魔保卫乡亲,却来责问我为什么要杀妖!”“为什么杀?因为它们吃人啊!吃人懂不懂?你tm对得起你肩膀上的尽忠职守四个大字吗!”叶青问着,困惑不解顿时涌上心头,化为声泪俱下。但陈校尉却不以为然,眼神看着叶青就好像看着死人一般地摆了摆手:“笑话,谁说我的职责是保护你们这些贱民?你们这样的泥腿子的命死多少有关系吗?”“反正你今天走不了,实话告诉你吧,上头传来的指示就是以丽波镇为血食,哄这些大人开心,这便是我的任务!这就是我的尽忠职守!”“我这枚勋章,我这正八品?就是帮助很多大人们吃了很多这样的镇子才换来的。”说着,陈程阳轻抚肩章,笑的比妖魔还要令人作呕。“疯了!疯了!”原来,是朝中有黑暗!叶青就说这明明位于石国腹地的丽波镇,怎么会有妖魔莫名出现呢?明白了原委,世界观都被颠覆的叶青满面血泪的走到了先前斩杀的魁妖身前,似乎是下了什么重要决定。“今日,我叶青对天起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为人族彻底清理门户!”发完誓,少年埋下了头,张开了嘴。“咕嘟...咕嘟..”他在饮血,妖血!“呕!”魁妖的血极为腥臭,甚至令人作呕,但叶青却强撑着灌下了好几口。因为他没得选!妖血内带着的灵力比任何世俗补药都要滋补,可以让叶青快速恢复战力,可以让叶青于绝境中重燃新火。“大胆!还敢亵渎公子的尸身?”陈校尉不是傻子,自然不会任叶青恢复体力,一横手中银戟,如蛟龙出海般直刺叶青的眉心。“咕嘟。”叶青最后饮下一口妖血,嘴也来不及擦,一剑斜劈就对着银戟格挡而去。“当啷。”一个是早有预谋,一个是仓促招架,可兵刃交击间,却以那银戟落地收尾。“什么!好大的怪力!难不成这少年的体质特殊?”陈校尉大惊。方才一戟,他虽然没用上灵力,但以自身炼气高阶肉身刺出的银戟居然敌不过这毫无修为只是喝了几口妖血的少年!“你?不过如此!”不知为何,妖血的效用比叶青想象的和那书上记载的还要惊人。不仅让他恢复了体力,居然就连筋骨都在咔拉作响,让叶青的肉身变的更强。“火球术!”陈校尉随手甩出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球逼退叶青,同时一个恶狗扑屎朝方才自己被击落的兵器扑去。陈校尉认为方才的败招不过是他大意了而已。自认为只要再拿到银戟,用上灵力加持,定能三四个回合将面前这少年斩于身下!“破!”可惜,叶青也不傻,乘胜追击的道理他自然知道。如果要完全化解火球,叶青需出三剑,但那陈校尉也就能得偿所愿的再次取回银戟。所以叶青只出了两剑,任凭残剩无几的火焰将他本就破烂的衣衫烧的更破,将他飘逸的满头青丝烧成了光洁溜溜的鸡蛋头。在生死大仇面前,这些算的了什么?“走狗!我要你死啊!”叶青手中长剑连刺,施展的正是咸鱼突刺剑法。又快又密的攻势,逼的差一点拿回银戟的陈程阳在地上不断懒驴打滚,狼狈不堪地躲避着一次次刺击。“二位公子助我!”翻滚着,陈校尉一直滚到了两头魁妖的身边,一人二妖报团取暖之下才算是稳住了阵脚,逼停了叶青的咸鱼突刺。“够了!还真是蹬鼻子上脸,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了?大英雄?方才不过是我不想付出代价罢了!”或是方才如土狗一般翻滚乞生的狼狈终于激怒了陈程阳,又或者是自知不敌叶青剑法的犀利,他珍重的捧出了一个小匣。“能逼我付出如此代价,你足以自傲了!叶大少爷!”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 追逐爱 大男人丑小鸭 隋唐君子演义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 万古最牛战神 侠义榜 超凡上古灵武 司礼监 你的愿望好奇葩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