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路人过于冷静 5.我让你睡了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一瞬间,他望着光头男人就像是在对待一个死人。一步步走到光头男人身旁,拽着他的衣领,骑坐在他身上。挥起枪托,一下又一下的往男人脸上砸着。就像是一个宣泄自己怒气的孩子。陈默明白自己……失去控制了。也不是因为那把对着他腹部的枪,也也不是这致命性的危机,不是一步步走到光头男人身旁,拽着他的衣领,跨坐在他身上。。...

那瞬间,他看着光头男人就像是在看待一个死人。

一步步走到光头男人身旁,拽着他的衣领,跨坐在他身上。

挥起枪托,一下又一下的往男人脸上砸着。

就像是一个发泄自己怒气的孩子。

陈默知道自己……失控了。

不是因为那把对着他腹部的枪,也不是这致命的危机,而是那白色纯颗粒装在空中雾化散开的粉末。

那就像一个炸弹,在他脑海中轰然炸开。

将他的情感、理智、引以为傲的自控力,都在一瞬间轰然炸碎了个干净。

“我让你睡了吗?”

依旧是极其温柔的声音,带着少年的青涩。

陈默捏着方强下巴的手一点点用力用力,方强脖颈上逐渐青筋暴露,红色慢慢爬满并涨起了整个脸庞。

咔嚓一声,将被踹脱臼的下巴怼了回去。

“啊!”

方强在一阵近乎让人绝望的疼痛中醒来。

陈默捏起男人的下巴,手指探入口中,摸索到了板牙的位置,用力将两粒状似板牙模样的东西取了出来。

在手指尖碾成粉末,看着铺满满手的白粉。

语调没有什么波澜的,轻声问道。

“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看着男人躲闪的眼神,陈默手下力道愈发用力,男人双眼凸起,仿佛下一刻就要从眼睛中迸出来。

“看来是知道的了……”

“知道你还敢去碰……畜牲不如的东西。”

“收保护费被发现告密?我说怎么按‘封口’的程度打成这样……真好,业务挺熟练啊,演技挺好啊?不当演员可惜了。”

“我真想这么杀了你算了,但杀了你真的便宜你了。”

陈默声音极轻极轻的呢喃道。用了很久才将眼底暴戾的杀气压了下去。

最终……

他还是松开了手,没有管男人得到喘息后,吸入大量冷空气剧烈咳嗽的模样,一脚将人踹晕了过去。

……

做完这一切,陈默的表情依旧十分的平静。只有额角轻轻跳动的青筋,彰显了他此时不那么安静的心绪。

“喂,小子,醒了没?”

陈默望着天空,一边拿纸巾擦着手,一边对墙角边戴眼镜的校服学生说道。

天空中的云气依旧积攒的厚厚的,并没有消散的意思,甚至更远处依旧有云绵绵不断飘过来汇聚。

风雨欲来?陈默眉头微皱。事情还没有结束?

“啊?您……您是说我?醒了醒了!我就没晕,谢谢您,谢谢您救了我!”

墙角一直躲着,看完全程的被揍学生,此时看着沉默的眼睛亮晶晶的,红肿的眼泡里眸子满是不敢置信的震惊和崇拜。反应过来,忙感激的说道。

“手机还能用吗?借我下,我打个电话。还有叫我学长吧,我也是襄阳一中的……”

……

“还能用还能用,您打,您打。”

李小军也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学生闻言,忙捡起身旁不远处的手机。

坚强的诺基亚虽然饱受摧残,被光头那愤怒的几脚,踩得深深的凹陷入了土壤里。

但它依旧坚挺的毫发无损,戴眼镜的学生捡起它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又是部好手机。

接过递过来的手机,也没有管上面的污渍,陈默熟练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您好,110吗?我要报警。”

“好的,这边是110,方便陈述下发生了什么……”

A市某警局办公点,张为民听到铃声,放下放下刚刚拿到手还没扒了两口的饭菜,拼命一口咽了下去,接起电话,一如往常熟练的询问道。

“这边有几个混混聚众斗殴……且疑似涉嫌到一起走私的案件,请尽快出警。”

闻言张为民握住电话的手一紧,本来值夜班快要结束疲倦的神情一扫而空,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

尽力平复下自己的情绪,用尽量温和安抚的语气对对面听起来年龄不大,像是青少年的报警人说道:

“好的,您方便告知详细地址吗……襄阳的是吗?好的!我这边把通话转到襄阳分区那边,通知那边尽快出警。

不要着急,也别紧张,先生您现在所处的地方安全吗?请不要着急行事。

找个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一切警察都会处理,一切都由警察处理,请务必保证您自己的自身安全……”

“嗯,我会保证自己的自身安全的。”

陈默扫了自己周围地上一圈,神色淡淡,确实挺安全的。

……

这边张为民将通话转到襄阳分区,说明情况后,就赶紧站起来,准备向领导汇报下这件事情。

毕竟案件如果属实的话,性质十分严重。

但通话被转走前一刻,听着那边无波无澜的青年温和的嗓音,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莫名很熟悉的感觉。

下意识瞟了眼报警电话。

陌生号码。

可能是他的错觉吧,张为民摇了摇脑袋,笑着道,自己这是缺觉缺久了出现幻觉了。

回过神,赶紧跑出门去汇报。

……

等待110将区域转到襄阳这边分局,连线上后,陈默熟练地又将详细地址报了遍。

这期间陈默偏头靠向肩膀,将手机夹在中间,解放出来双手。松开肩带,拿起相机逐一走到躺下的几人身边,对着这种堪称要打马赛克的画面,面无表情的连按下了快门。

虽然这样的照片很有张力,但他真的不喜欢拍摄这样的素材。可惜他身边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素材出现。

他都觉得自己快可以转行给警局打工了,要不以后大学毕业艺术摄影搞不下去了,他就去警局特殊办案组找份差事养活自己?

“嗯,襄阳胡同隔壁两条街的成安巷子……这边应该是167号吧,我所在位置向西75米左右有个老杨冰棍批发的铺子,不过他今天关门了。哦对,这里临近双安购物城,好像是南面楼的后……”门。

右手熟练地在几人衣服兜里摸索着,没有摸到东西,陈默面无表情的用手指轻轻的在几人的腹腔胃部位置按压了起来。

感受到手中不正常的僵硬触感,陈默的神情更冷了几分。

真不把自己当人了?行走的储物袋?

当人性消失,扭曲如蛆虫的时候,真的让人不忍去看,恶心到吐都吐不出来。



绝品小神医 豪婿 我有块免死木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八零女医神 血帝神尊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北地巫师 剑耀九苍 都市之万世丹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