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路人过于冷静 4.眼界窄了这不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时间几人对望了几眼,互相交换了眼神。围在陈默身边,交迭着想要逼近,一同不动手。一切放佛放慢速度了通常,时光至此停滞不前。陈默露着八颗牙齿的笑容一点点缓和,只余下嘴角一抹轻浅的笑意。“拍摄作品结束了,该收工回家了……”将相机的肩带缩紧到贴合身体的地步。冲着众人望了一切仿佛放慢了一般,时光就此停滞。。...

一时间几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眼神。围在陈默身边,交替着想要接近,一起动手。

一切仿佛放慢了一般,时光就此停滞。

陈默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一点点收敛,只剩下嘴角一抹浅淡的笑意。

“拍摄结束,该收工了……”

将相机的肩带收紧到贴合身体的地步。

冲着众人望了望,没什么表情。左手胡撸了下自己黑色的卷毛,右手颠了颠卸下来的木棍,嫌弃的丢到一边。随手在墙边拿了块长满青苔的板砖,抄在了手中。

抬腿,塑料的人字拖,就这么随意的的踩在之前倒下那个黄毛的后脑勺上。

身子微微前倾,一手托着相机,另一只手拿着板砖,伸手向着众人勾了勾。

“丫的,我们一起上,跟他拼了!照片还在他手上,不能让他跑了!”

陈默嘴角的笑容更甚。

没有什么多选了复杂的动作。

上来一个,身体的本能都没有让他思考和出什么力气。

本能避过所有攻击,一人一板砖呼过去,砖砖精准打击。

墙角红砖,

开瓢必备,

你值得拥有。

不一会儿不算多宽敞,但极其隐蔽的小巷就躺了一地“横尸”。

转眼望去,全场还站着的,也就只有发布完号令后等待手下好消息的光头方强了。

方强起初还是顾忌着面子,阴狠的抄着酒瓶就冲了上来。

但走至近前,方强及刹住了脚步。

余光清晰的扫到了周围的人现在的模样,脸上从眼角横亘到嘴角的刀疤都抽了抽。

讷讷的吞咽了口口水。

虽然眼前这个青年下手十分果决利落,整个解决完他四五个小弟用时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但是他下手真他妈狠啊……

看着一地横躺的小弟面目全非,几乎都要打马赛克才能播放的模样。

方强手指微微蜷缩了下,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那什么……帅哥,都……都是误会,误会。”

“您想拍……您想拍您就拍。是我们狭隘了,是我们眼界窄了……”

方强自认为自己也是个狠人,下起手来也叫一个狠辣无情,但是比起陈默来,方强扫了眼身旁的画面,嘶的一声,下意识闭了下眼睛。

上牙齿咬着下牙齿,克制着颤抖的试图向陈默笑着和解道。

不是他怂,他这叫从心。

这种他根本没有希望赢。

他方强也不是那种明知不可能,还硬是去找死的人。

陈默浅色的瞳孔静静地注视着方强。

看着面前笑成哈皮狗般,一团褶子的脸,陈默没有说话,笑容愈加深了几分。

还真是有趣,要不是他多年来生死线上练出来的本能。

他还不一定能看得出来,这人近乎毫无痕迹的认怂态度有什么破绽。

……

明明差不多高的身高,方强自认为自己还比青年要壮硕许多,但他现在真的是控制不住颤抖。

虽然这么说很不合事宜。

眼中被闪光灯晃后的白斑散去,蓦然对视,他才发现这家伙长得真他么帅啊!

艹!

那种好看到让人不想转移视线,但又害怕的想要避开的感觉,危险到让人头皮发麻。

陈默盯了半晌,狭长的丹凤眼眯了眯,眼底划过一道兴味的神色,突然低低笑了起来。

抬脚,人字拖从黄毛脑袋上拿开。

“瞧瞧,这笑容多灿烂。真好,我就喜欢这种阳光的笑容。”

陈默一边说着,一边一步步逼近方强。

走到浑身都有些颤抖起来的方强面前,笑着用虎口掐起了他的下颌。

大拇指指肚在光头没刮干净的胡茬上轻轻的碾着。

“你说你要刚刚笑的这么灿烂,不就好了。”

明明那么温柔温和的语气,配上少年的嗓音,应该充满了温暖才对。

但在陈默身前的方强,却只感到一股寒意顺着脊背骨,蹿了上来,凉到天灵盖。

眼角的肌肉紧张的微缩了下。

他不会发现了吧……

他绝对发现了!

方强那一瞬间脑海中的某根弦绷到了极致。

笑眯眯讨好的眯成一条缝隙的小眼睛中,一道极阴森之色闪过。

牙齿咬碎了什么,腮帮鼓起,随即,一口粉末从口中喷出!

直奔陈默面门而去!

同时手下极其迅速的拔出了一直藏在怀里的手枪,抬起对着陈默的腹部就是一枪。

“呵……呵呵呵。”

陈默低低的笑出了声。

他说方强在可以隐藏什么呢?原来如此……

陈默面上的神情依旧冷静,甚至是笑意更加灿烂了些。但是那双凌厉的丹凤眼里面,随着一声声轻笑,浅色的瞳孔仿若被染上了什么极黑暗的东西,沉闷无声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孕育。

方强这边,瞳孔骤然紧缩。

“这……”这怎么可能!人类不可能能做到这样的动作!

看着被眼前青年仿佛以瞬移般,人类根本不可能达到的速度,躲开致命攻击的少年。

他整个人都有些颤抖。

要说之前他还有种一切在算计中的十全把握,现在他真的是慌了。

但还没等他再想更多。

手腕处穿来一阵一阵钻心的剧烈疼痛,紧接着是手指骨,一寸寸碎裂,刮骨般的锐疼几欲叫人疯狂。

疯子,这家伙是疯子!

看着就像是手套一般没有了一点支撑,软乎乎塌下去的手掌。

方强瞳孔骤缩,因为剧烈的疼痛神经性的抽搐着。

这一时间,他都没有精力去注意被捋走的手枪。

塑料的人字拖沾着鲜血和大地土壤的味道,夹带着一股巨大的劲风,狠狠地砸在光头的脸上。

鞋底板在面庞上留下深深的凹痕,方强耳边还没有感觉到疼痛,整个半边脸都麻木了。

耳朵里传来眩晕的嗡鸣声,咔嚓的脆响伴随着颧骨断裂的磨牙般让人难忍的声音,一瞬间全在脑海中一起炸开。

随着一道巨大的反弹的力道,方强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陈默望着地上跟一摊死狗一样抱着手掌和脸哀嚎的男人。

他此时面上的笑意完全敛去,浅色的瞳孔布满了寒霜,眼神极冷,就像是就像是雪天里的寒冰带着刺骨的冰凉,与以往的他完全不同。



绝品小神医 豪婿 我有块免死木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八零女医神 血帝神尊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北地巫师 剑耀九苍 都市之万世丹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