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渣的逆袭人生 第3章 人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一觉睡得很香,李华醒过来时正好听到爷爷和婆在说话。“老头子你昨天那样对大儿过分了!大儿现在又当爹又当妈也不容易。”“华妹仔是不好管,大儿有时候性格急躁了一点,也是可以...

这一觉睡得很香,李华醒过来时正好听到爷爷和婆在说话。

“老头子你昨天那样对大儿过分了!大儿现在又当爹又当妈也不容易。”

“华妹仔是不好管,大儿有时候性格急躁了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爷子气笑了。

“哈!要笑死个人,华妹仔那么小就没了妈,不可怜吗?他都三十多岁了,难道心情不好还要他老子我去哄哄他,脸别太厚了。”

“从小到大他有正眼看过他女吗?以前他就守着他那个疯婆娘过,这么多年给他那疯婆娘治病忙前忙后,我也算他娃子有情有义,可从他婆娘跑了以后他都干了啥?你以为我一年到头在外面跑,什么都不知道是吧!”

“不用别人说我就看出来了,以前多爱笑的一个娃子,给他折磨成啥样了?”

几十岁的人了,还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老爷子一百个看不上他。

“他不容易?他还是个娃子是不?他和他闺女一样大是吧?还要老子照顾他的情绪,可笑。”

老太太被老爷子一套一套的,说得一个头两个大。

“懒得管你们那些破事,天快亮了我起来煮早饭了。”

老太太拉开电灯,看了看柜子上的闹钟。

“都五点多了,你也起来帮忙烧烧火吧!”

老爷子:“好!”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关灯的声音传出,伴随着远去的脚步声,李华睁开了眼。

人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吗?不能吧?如果能选择投胎,谁又愿意有个精神病的母亲,和一个脾气不好的父亲。

婆说:“要体谅爸爸,又当爹又当妈不容易。”

爸爸说:“人要知道忍让,吃亏是福。”

“你后妈脾气就是那样改不了啦!你年轻些你要让着她。”

“你不能生气、不能发火,你亲妈是精神病,精神病会遗传,你不控制好自己,难道你也想当精神病吗?”

“同学总是欺负你,你找老师就可以了。”

老师说:“别人总期负你,也要找找自己的原因,为什么同学不欺负别人,总欺负你?”

李华现在很想来句mmp,全世界人民都需要她让着,她以前得多傻才会事事都听大人的话。

其实老天前世是给她开了金手指的吧?不然她没疯也没有成为人渣危害社会。

这样的家,这样的父母,这样的人生,太他娘窝火了。

即然重生了,今生一定要为自己而活,活得开心,她开心不了,别人也别想好过。

李四贵听到灶房的风箱声,知道老母亲起来煮饭了,不好意思再睡,收拾收拾出了房间。

“爸爸妈妈,早啊!”

老太太欢喜道:“幺儿起来了,咋不多睡一会儿?”

“妈,我早点起来给菜园地浇点粪。”父母都起床了,当儿子怎么好再睡。

老太太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小儿子又勤快又贴心又孝顺,哪儿哪儿都好。

“好好好!你去吧,”老太太满脸慈爱的说道。

李四贵和老太太的说话声,打断了回忆中的李华,昏暗的光线从屋顶玻璃瓦上透进来,天快亮了。

李华小心翼翼的顺着高床爬下来,现在是小矮子一枚,比这床高不了多少,得小心点。

老床就是没有平板床好,平板床两岁多的小朋友可以轻松上下,哪像这个上下这么不方便。

李华下床穿上昨天的布鞋,拍了拍身上的红色蕾丝公主裙,走到穿衣镜前。

镜中的自己面黄肌瘦头发乱糟糟,头上的冲天炮歪歪斜斜,红色的裙子方口布鞋。

李华,⊙▽⊙

内心的小羊驼在狂奔,不是这大眼睛加了点可爱分,用三个字来形容她现在的样子。

辣眼睛。

翻箱倒柜,李华找出了一件白色小花上衣,屁股上有个补丁的蓝色裤子穿上,在把冲天炮改成了两个小丫丫梳到耳后。

转着小身子照着镜子,农村小可爱一枚,没有那种到洋不土的怪异感了。

从卧室出来,走到院坝边,呼吸着清晨的空气。

一个字爽。

早上天刚刚亮,露珠还在竹叶上面,感觉竹林特别湿润,空气特别清新。

“现在的空气真好!”

李华找出爷爷家里的扫把,哼着歌儿欢快的扫着地。

我有一条小毛驴

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

骑着去赶集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

心里正得意

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

我摔了一身泥

老爷子是听到歌声出来的,满脸皱纹笑成了菊花,拍手叫好。

“好!我乖孙唱得真好呀!”

“爷爷!”

李华大大的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配上小脸上可爱的小酒窝,简直萌萌哒,飞奔过去抱大腿,那声爷爷含糖量,不要太高。

“爷爷,我把院坝扫干净了。”

现在她还小,卖卖萌不可耻,不趁现在还很萌萌哒的时候卖卖萌,长大以后就过期作废了。

“乖了!”

老爷子摸了摸小孙女的头,牵起她的小手。

李二贵头发乱糟糟的从卧室走出来,打着哈欠道:“女娃子嘛!就是要勤快一点不然以后嫁都嫁不出去,就算嫁出去了也是挨打的料。”

老爷子脸都绿了。

“和爷爷去洗脸,你二爹马尿喝多了,现在还不清醒,咱不管他。”

李华丢了个白眼给她二爹。

才不气,要跟这个二百五计较,能把她气死200回,不喝酒时很正常,喝了酒后能从他口中听到什么好话?

老爷子给李华洗着手,问道:“红裙子为什么没穿?你不是老早就想要条红裙子吗?”

李华小脸木木的。

有点尴尬,六岁时的她是喜欢红裙子,要让现在的她没法喜欢,穿上这跟花孔雀一样的公主裙出去,那画面太美有点不敢看。

“爷爷,村子里面泥巴太多,弄脏了就太可惜了,我睡觉的时候穿也很好!”

“爷爷,我穿这样不好看吗?”

李华在老爷子面前,做了个可爱的表情,引得老爷子哈哈大笑。

“乖孙怎么样都好看,走和爷爷吃饭去。”

李家早上吃的是玉米糊糊加泡菜,李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家人围坐一起吃着饭说着话。

老太太:“我攒的鸡蛋有十个了,我今天要去赶集卖鸡蛋。”

李二贵:“我今天也有事。”

李四贵:“二哥你有啥子事?”

李二贵:“春花大姑请我去给她家修猪圈。”

老太太:“那你去吧,要少喝点酒。”

二爹能少喝点酒,不如想像一下明天太阳会不会从西边出来。

他是宁愿眼睛被戳瞎,酒瓶也不能倒的人。

李华吃好早饭,也要跟爷爷赶集去。



赛博英雄传 红尘小仙 一抱换金主 无欢的缠郎 欠爱不还(下) 史上第一密探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重生之金融秃鹫 我真不是仙二代 都市超级女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