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章 以老夫人治夫人 (求收,求评,求点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位张嬷嬷是安亭伯府,伯爷夫人,小韩氏的人。在这个时代里,女子还未及笄之前,院中事务都有管事嬷嬷掌管,管事嬷嬷一职还兼顾了规矩上的管教。张嬷嬷,就是小韩氏派到雒栖院的管事嬷...

这位张嬷嬷是安亭伯府,伯爷夫人,小韩氏的人。

在这个时代里,女子还未及笄之前,院中事务都有管事嬷嬷掌管,管事嬷嬷一职还兼顾了规矩上的管教。

张嬷嬷,就是小韩氏派到雒栖院的管事嬷嬷。

至于这小韩氏……

雕花床上假寐的沈未白,睁开眼睛。眸色中的深沉与她稚嫩的五官格格不入。

尹千梧是安亭伯府里唯一的嫡女,是前伯爷夫人大韩氏所生。

大韩氏生育了一子一女,生尹千梧时,落下了产后虚弱的病根,在她一岁时病故。

而小韩氏,则是大韩氏的族妹。

大韩氏生病的那一年,韩家家道中落,小韩氏前来投奔,贴身照顾族姐之余,还不忘与相貌俊美的安亭伯眉来眼去。

在大韩氏病故后,没多久,安亭伯就娶了小韩氏做继室,成了这安亭伯府的新女主人。

一开始,小韩氏对伯爵府这嫡出的兄妹还算照顾,后来自己生了个儿子后,便冷淡了许多。

尹千梧的兄长年长她三岁,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出府去了负有盛名的郎山书院读书。

小韩氏膝下无女,只有一个宝贝儿子,对于府中的嫡女庶女向来不怎么关心,都丢给了各院的管事嬷嬷看着。

安亭伯府的另外两位小姐,尹千梧的两位庶妹,起码还有姨娘在身边。反倒是尹千梧这位嫡出的大小姐,真成了没娘的孩子,一个管事嬷嬷都能骑到她头上吆五喝六。

……

松雪院中,小韩氏精致妆容下,神情却很冷漠,甚至有些烦躁。

张嬷嬷一来,就跪地哭诉,“夫人,您要替老奴做主啊!今日,老奴见大小姐过了晨省的时辰,还未起身,便好心探望,没想到还未进屋,就被大小姐给骂了出来,她还佯装生病。老奴只能来请夫人过去一趟了。”

小韩氏听完之后,心情越发烦闷。

昨日伯爷带着家中女眷去了一趟善若寺,没想到却碰上了菩贤先知。

那先知甚是有名,不知多少达官贵人想让他看命相,这等大能之人,被安亭伯府的人遇上,自然是不会放过机会的。

只是没想到,菩贤先知的一席话,让安亭伯府的其他人都喜出望外,却让小韩氏一整夜都心神不宁,忐忑不安。

听了张嬷嬷的话,又想到困扰了自己一夜的事,小韩氏忍不住在心中诅咒,‘那贱丫头病死了才好!’原以为不过是个没用的丫头,却没想到,差点就要毁了自己的谋算。

“如此,我便跟你去一趟。”小韩氏收敛心中思绪,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拂袖而行。

张嬷嬷心中大喜,仿佛就要看到尹千梧被小韩氏惩罚的样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眼泪,也赶紧跟了上去。

……

雒栖院中,如莲如碧紧张得手脚都在颤抖。

守在院门的粗使丫鬟一路小跑进来,对二人福身,“两位姐姐,夫人和张嬷嬷来了!”

这么快!

如莲如碧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顿时一紧。

松雪院的人来了,但是菩提苑的人却还不见动静。

还不等如莲如碧想出对策,小韩氏就带着丫鬟嬷嬷粗使婆子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

张嬷嬷跟在队伍里,神情耀武扬威,好不得意。

“如莲如碧见过夫人。”

二女立即在门前福身。

小韩氏眼神极冷的扫过她们,“身为奴才,却把主子照顾得生了病?来人,这雒栖院里的奴才们,都先拖下去各打十个板子。”

“夫人饶命啊!”

此言一出,雒栖院里的丫鬟们纷纷跪倒在地,神情惶恐。

张嬷嬷越发得意起来,心中冷笑。这就是大小姐得罪她的下场!

小韩氏不为所动,站在她身后的婆子们就要上前拉人。雒栖院里,简直乱成一片。

“母亲身为当家主母,自然有惩罚下人的权利。不过,若是要罚,那身为雒栖院管事的张嬷嬷,是不是应该首当其冲,罪加一等?”女童讥讽的声音从屋内传出,顿时让院中一静。

接着,站在院中的所有人,就看到一个身材娇小,单薄,长相却格外精致美丽的女童,只是穿着雪白寝衣,赤着脚站在了门内。

一时间,仿佛满室的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可是她的眼睛却深沉得如幽潭一般。

张嬷嬷听到自己的名字,吓得脸色一白,忍不住往人群中缩了缩,生怕自己被拉出去挨打。

小韩氏看着自己名义上的女儿,神情中依旧冷漠。“不是说病了吗?现在又能起身了?”

小小的脸上,突然一笑,如同寒冰乍破,春暖花开。“母亲一来,就顾着惩罚下人,千梧还以为您是故意拖延时间,不想给我请大夫呢。”

小韩氏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这小贱丫头是想要污蔑自己亏待嫡女吗?

这时,院外又有匆匆脚步而来。

还未进门,就有丫鬟喊道:“大夫来了!大夫来了!老夫人听闻大小姐生病,立即将府医请了过来,还让顾嬷嬷过来探望。”

小韩氏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她没想到这雒栖院的事竟然这么快就传到了菩提苑老夫人耳里。

甚至,还派了身边亲近的顾嬷嬷亲自过来。

是巧合,还是算好的?

小韩氏下意识的看向赤脚站在门内青石板地面上的女童,仿佛看到了她讥讽的笑容。

但,等她再认真看去时,却什么都没有了,只是冷冷清清,可怜娇弱的站在那。

“哎哟!我的大小姐,您怎么就这样站着啊!”顾嬷嬷一见尹千梧的样子,脸色立即露出担忧心疼的表情。

她急忙朝尹千梧走去,还不忘骂了满院跪着的丫鬟们一句,“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看着大小姐这样,也不知道上前伺候?”

尹千梧这时却突然开口,声音有气无力,完全没有在小韩氏面前中气十足的样子,“顾嬷嬷,不怪她们,母亲要责罚她们,她们又怎么敢轻举妄动?”

“这死丫头!”小韩氏在心中暗恨。

顾嬷嬷脸色一变,看向小韩氏,福了福身,却没有卑躬屈膝。

“夫人有礼了。夫人,不是老奴多嘴,今时不如往日,如今咱们安亭伯府的姑娘们可是衿贵得很,但凡是掉了一根头发,受了一丝委屈,都会让老夫人心疼的。更何况,大小姐还是这府中嫡女,且还生着病呢。”

堂堂伯爷夫人,却被下人斥责,小韩氏几乎把手帕都绞碎了,却敢怒不敢言。谁让这老货是老夫人身边的人?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大小姐扶上床。府医,劳烦你给大小姐好好看看,别落下什么病根。”顾嬷嬷直接越过小韩氏指挥起来。



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重生了亿万次 圣心双雄 极限保卫 日月风华 以契为证 女王大人饶命啊 广漂的那五年 赘婿为王 浪打桃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