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打桃花

第六九六章(1 / 2)

晋元见师傅和小佘已经走了,只得凝神细看眼前的景色,却见映入他眼帘的桃源上的天空中,银灰色的月光,宛若薄雾一般,笼罩在大地上,暴涨的小溪水上面漂浮着那条大船,和那条暴涨的溪水仅仅一步之遥的晋元还有他身边的晋晚生和桃姑、桃娘,却依然站在那条小路上,小路的尽头,就是桃姑的家。

晋元收回目光后,先看看那条船上的人,他见蚌娘娘和江白还有敖玉正用鼓励的目光看着他,婴喜灵不知道啥时候又钻进了涂娘娘的怀抱,正用小嘴含着自己的手指,不错眼珠地盯着他们四个人。

这时候,晋元转身又问了晋晚生一句;“你真的想一死百了吗?”

晋晚生点头,回答说;“是的!”

晋元又问桃姑和桃娘;“你二人没有一个愿意松手让步的吗?”

桃姑和桃娘几乎是同时回答道;“是的,要死就死在一起,要活就活在一家。”

晋元闻听后立刻高声说了个好字,然后又大声说道;“你二人听好了,从现在起,你二人就用力去拽晋晚生,你们谁能够拽走晋晚生,晋晚生就归谁。”

“真的吗?”桃姑和桃娘齐声问道。

晋元说;“当然是真的,你们二人可以用力了!”

晋元这句话刚刚说完,就见桃姑和桃娘同时发力,再看晋晚生,在桃姑和桃娘的用力撕扯之下,身体一点点变形,先是变得扁了,接着又变宽了,眼看着晋晚生的五官也跟着变了形,接着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晋元大喝一声;“用力!”

不知为何,晋元这句用力的声音久久飘荡在桃花源的上空,那两个姑娘随着晋元的用力之声,一起大声嗨了起来,嗨声过后,传来咔吧一声脆响,众人眼看着晋晚生被两个姑娘活生生地撕裂成了两半。

就在晋晚生被撕裂的瞬间,暴涨起来的溪水眼看着又变成了一条小溪流,那条大船不见了,刚才还站在船上的几个女人,正站在隔岸的溪水边上,吃惊地看着被撕裂成两半的晋晚生。

就在众人吃惊和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却见晋晚生被撕裂开的身体并不是鲜血迸出,委顿倒地,而是冒出来一股青烟,再看桃姑和桃娘两个人的手中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两个姑娘看到她们把晋晚生撕裂成了两半,立刻尖叫一声,昏倒在地,姑娘的尖叫和晕倒让站在小溪边上的涂娘娘和蚌娘娘还有敖玉的心跟着颤抖起来,婴喜灵跟着哭喊道;“娘娘,我求求你,蚌娘娘我求求你,敖玉九公主我求求你,快去救救她们,一定是那个老和尚发怒了,才会是这个样子!”

婴喜灵虽然又哭又喊,那三个女人却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虽然她们的脸上都露出来惊讶的神色,却在内心里都暗自盘算着。

就在婴喜灵的哭声中,不知何故桃姑家的院子里,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似的,突然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桃树林,桃树上,开满粉红色的桃花,倏忽间,花开花落,桃树上又挂满了桃子,桃树上的桃子半边红,半边绿,红的娇艳,绿的滴翠。

看到对岸出现了桃树林,桃树上还结满了水嫩嫩的桃子,小姑娘婴喜灵瞬间忘记了悲伤,她嗖地一下子飞了起来,想去桃树上摘个桃子吃,岂料,就在婴喜灵刚刚飞到小溪的另一侧之际,众人眼看着她一下子就被什么东西给弹了回来。

小姑娘婴喜灵先是被迫朝后面翻了一个跟头,接下来就再也收不住了,一路朝后翻滚过来,幸亏涂娘娘手疾眼快,张开自己的双手,接住了婴喜灵,小姑娘满脸疑惑地看着涂娘娘,就听涂娘娘小声对她说;“不准再淘气,刚才多危险呀,我告诉你吧,小溪那边是另一个世界,直到小溪消失了,我们才过得去。

虽然婴喜灵被弹了回来,不过,蚌娘娘和敖玉还是不错眼珠地盯着晋元和江白,这时候,她们又看到了一副怪异的场景,被撕裂成两半的晋晚生,并没有倒地不起,而是由晋元和江白在两边上搀扶着。

晋元搀扶着晋晚生左边的半个身子,右边的半截身子由江白搀扶着,不过呢,晋元和江白就好像见怪不怪似的,搀扶着只有半个身子,半个脑袋,半张脸和半张嘴,一只眼睛和一条大腿,一只胳膊,一只手的晋晚生朝桃树林子里走去。

小溪对岸,婴喜灵终于消停了,她躲在涂娘娘怀里,跟着蚌娘娘她们仔细朝对岸的桃树林里面看去,他们正看得来劲,不料从桃树林子里面升起一团浓雾,这团浓雾迅速扩散,眨眼之间就把那片桃林完全遮挡住了,就好像小溪对岸只有浓雾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