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打桃花

第六九四章(1 / 2)

唰,哗,晋晚生眼看着在汪洋中,一个打渔的汉子抓住了那个木盆,这个汉子他不但认识,还十分亲切,这不正是他要找的阿爸吗,于是,他大声喊道;“阿爸!”

那个汉子看到晋晚生在喊他,立刻笑了笑,接着说道;“孩子,阿爸就是来告诉你,你的亲生父母是那对葬身水下的年轻夫妻,只可惜我没有把他们救上来,后来我多方打听,才知道溺水而亡的夫妻一个是落第的秀才王乃璞,一个是河边摆渡的秀姑,阿爸我几次要告诉你,可就是张不开嘴,现在好了,我把这些告诉给你,我也就安心地去投生了。”

眼前还是桃姑家的竹篱茅舍,身边也还是桃姑和桃娘,晋晚生却不见了阿爸,这时候,就听半空中的江流大和尚一板一眼地说道;“晋晚生,你听好了,你的生父王乃璞就是你身边那位晋元伯伯的转世弟弟,你是因为借了晋元的光,才能进入桃花源,和桃姑有了那三年之约,才能把桃娘救回家中,成了你的妻子,现在你可明白了?”

听了大和尚的话,晋晚生是一半明白,一半糊涂,他明白的是,在冥冥之中阿爸说的话是不会有假的,他糊涂的是,自己为何借了晋元的光,晋元为何要转世投胎到他们王家。

其实这也不能怪晋晚生冥顽不化,毕竟,他不知道晋元的前世今生是咋回事情,还好,他身边就站着晋元和蚌娘娘,于是,晋晚生把目光投向了晋元和蚌娘娘,这时候,就听半空中的大和尚江流说道;“小和尚和蚌娘娘,你们可以把晋元的前世简单扼要地说一遍,让这个晋晚生有所醒悟。”

晋元和蚌娘娘听了师傅的吩咐,哪里还敢怠慢,他们直接答应道;“是,师傅。”

先是蚌娘娘把小和尚不忍心看到王氏女为自己送命,故意到井台前投生,为了不至于迷失前世,他和老友空寂大师约定十年后来王家村看望他,这段曲折而又神秘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接着晋元又把自己投胎到王家村,学业有成,考中了秀才,正准备进京赶考之时,母亲病故,他在家守孝三年,这期间,父亲续弦又生了个小弟弟,眼看着父亲逐渐老迈,他就把养育弟弟的担子接了过来,为此,他打消了进京赶考,博取功名的想法,而是在乡下开设私塾,一面收乡中弟子读书,一面让弱冠的弟弟也参加学习。

二十年过后,在他精心辅导下,弟弟也考中了秀才,看到弟弟有所成就,作为哥哥,为了弟弟的前途着想,把多年授业教学积攒的银两交给弟弟,让他作为赶考路上的盘缠,进京赶考。

第一次赶考,弟弟名落孙山,但是并没有气馁,而是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回到了秀姑家,把赶考落榜的经过和遇到秀姑母女的事情详细写成了一封家书,寄给了哥哥。

紧接着,弟弟又给哥哥写了一封家书,先报平安,接着写明这里的生活还可以,夫妻十分恩爱,秀姑不让他下田干活,只让他一心苦读圣贤书,准备参加下一次科考。

不料,就在第二封家书寄出去不久,弟弟却接到了故乡的来信,说他哥哥已经去世了,弟弟看罢书信,大哭起来,过了两日启程赶回家乡,来到哥哥的坟前祭奠过后,变卖掉家里的田产,重新回到了秀姑身边,就在这时候,秀姑有孕在身。

晋元说到这里,却不知道如何接着说下去了,不得已,他抬头看看蚌娘娘,却听蚌娘娘说道;“我追赶了你三世,只有这后一次你死的诡异,投胎时迷失了方向,若不是师傅他老人家的指点,你怕是还沦落在红尘之中。”

蚌娘娘说到这里,停下了,然后,两个人双双给在半空中的师傅鞠了个躬,问道;“师傅,请您老人家明示,认真论起来,这位晋晚生该是晋元的后人吗?”

空中的江流大和尚听到两个弟子的询问,先是唔了一声,然后才说道;“是与不是,还在其次,这本来就是小和尚前世留下的一点点善念,我佛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既然行善,那就不能留下祸患,所以,就由小和尚来问问他这个侄子吧!”

晋元听了师傅的吩咐,立刻把脸面转向了晋晚生,没等晋元开口,那边晋晚生已经是翻身跪倒,口称;“伯伯在上,请恕小侄有眼不识泰山,若不是得道的高僧前来指点,我怕是还梦在鼓里。”

就是在一拜,让晋元的脑海里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有些像晋晚生,又有些像自己,晋元正自疑惑,内心里又响起了一个声音;“恨不听哥哥教诲,若是把秀姑接回家中,哪里还有这种人间悲剧。”

奥,是自己辛辛苦苦抚养成人的弟弟,晋元的心里出现了提醒的声音,不过,又是那么模糊不清,等到晋元的心中又恢复了平静之后,他无可奈何地晃了晃头,对晋晚生说道;“晚生侄儿,起来吧,我有话要问你。”

晋晚生听到晋元的话,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晋元面前,他身边的两个姑娘,也开始用疑惑和不解的目光看着晋元。

晋元见晋晚生从地上起来后,慢声问道;“吾师的一番指点,你可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