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生了亿万次

第一章 我重生了亿万次(1 / 2)

通州市,菲比酒吧。

昏暗的酒吧角落,一对男女围在卡座的位置正在说笑。

苏锐握着酒杯,眉眼带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

“我已经重生了无数次。”

“重生?”女人美丽的令人炫目,在迷乱的闪光灯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中,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寒光,五官如雕刻而成,肌肤嫩白,仿佛弹指既破,眉宇间缭绕着一种名为“英气”的傲然,红唇娇艳丰润。

仿佛一朵扎根在冰山上的玫瑰,绝大多数男人只看一眼,便会觉得自惭形秽。

她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摇头轻笑。

这些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试图用各种离奇的方法来接近她。

那些人的下场都很惨。

“每当我二十五岁生日的那一天,我都会重生回到十八岁,就算是死亡也会在那天重新复活,无法跳出这个轮回。”

“在无数次的重生之中,我不断转换身份,知晓一切的秘密;我任职过所有职业,钻研过各种技艺,并且在不断的轮回中达到巅峰。”

“我是全知者,如果我想,也可以成为全能者。”

寂静。

死寂。

除了舞池内的音乐依然在狂热的响彻之外,坐在苏锐对面的那名女人脸上表情变得有一丝古怪。

“呵……!”终于,女人首先笑出了声音,媚眼如丝,还带着一丝审视:“小弟弟,靠编离奇故事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从而令女孩子对你产生兴趣的方法,对我,可是不太管用的。”

“明珠公司的,果然不是好骗的,”苏锐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但我说的,全都是真的。”

“李若冰,籍贯通州市,87年2月18日生,身高172,体重52,血型型,爱好说唱音乐,健身;曾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攻读市场经营,回国后,创办自己的奢饰品品牌,目前身家过十亿,被誉为最年轻的商业天才,美女总裁!”

“你父亲李国栋,万腾集团董事长;你家的情况很复杂,重组家庭,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但你和你继母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和。”

“当然,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只要有心关注你的人,都可以搞到这些情报;但接下来我要说的东西,就有可能涉及到你的隐私……”

苏锐微微眯眼,认真说道:“你确定要继续吗?”

李若冰饶有兴致地晃着手中的酒杯,眼眸带着一些醉意,却依然气势凌人,“我倒想听听,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还知道,今晚,你会主动跟我走,不会回家。”

“跟你走?你的意思是,我们会在今晚成为情侣?”

“不,只是单纯的肉体接触关系而已,我最近很喜欢你这种风格,冰山美人,让人很有征服欲!而且谈恋爱太麻烦了,不是吗?”

李若冰的目光透着一丝凛然。是的,谈恋爱太麻烦了……

身为白手起家,创办一个市值过十亿公司的女总裁,她自然有刚硬手段,如果苏锐只是单纯的跟她耍口花花,她不介意用一点手段,把他扔到阴沟里喂鱼。

今晚,她本来是想要独自喝两杯,解解乏,不想引人注意;结果苏锐却主动过来搭话,在酒吧这种情况很常见,由于心烦,再加上看在苏锐的长相还不错的份上,便跟他聊了一会儿。

没想到苏锐是个神经病,喝了几杯酒,就开始胡言乱语,自称自己重生了亿万次什么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似乎对自己的资料很熟悉。

呵呵,心怀不轨的家伙……

“如果不是你的长相还算过关,说完这句话,你现在就已经躺在地上了。”李若冰语气冰冷,美目中闪烁着危险的寒光,即便因为一点醉意,脸颊变得红润,但气场依然十足:“继续!”

“你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因为它代表你的性格,冷艳,高傲。”

“你最喜欢的发泄方式是打靶,最擅长使用的靶枪是美版格洛.克!”

“你的三围是93、64、92。你今天穿的内衣牌子是戈蓝皇后,蕾丝的那一款。”

“不过这个尺寸不太适合你,你现在应该觉得,有些……紧。”

苏锐话讲完,带着莫名的笑意,仿佛在等待李穆的反应。

李若冰不动声色地系住了衬衫上的一颗纽扣,用极为冰寒的目光盯着苏锐,语气冷的像是要结冰:“你……偷窥我?想死?”

“不要总是这么暴力。我说过了,我是个重生了亿万次的人。”苏锐在她耳边轻笑,“在第两万三千八百二十一世,我选择全面的调查你的喜好,知晓你所有的兴趣爱好和人生职业观,并且成为了你最贴心的男朋友,以上的这些秘密,都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李若冰注视着苏锐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神色中找出一丝漏洞和畏缩。

在她的气场下,很少有人能够保持镇定。

但今天,她却失策了。

苏锐依然是那副慵懒的表情,抿了一口红酒,嘴角含笑。

“是吗?那我们重新找个地方,你跟我讲一讲,我们谈恋爱的故事……”李若冰根本不认为苏锐说的是真的,语气冰冷的吓人。

“不要这么着急。”苏锐却将双臂压在桌上,端起一杯酒微笑道:“今晚,我们还要很多事可以做。”

“明天就是我二十五岁的生日,一切将会重置,就让我们最后放肆一把,留下一个难以忘怀的回忆。”苏锐舔了舔嘴唇,盯着李穆的脸,问道:“告诉我,你还有什么平日压抑在心底,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今夜,我统统帮你实现!”

……

“你他妈挺会编故事啊……”

旁边的卡座上,有人轻蔑的笑骂了一声。

“来,美女你过来,我也跟你讲讲我的故事呗!”

几名身材高大的彪悍青年,簇拥着一名坐在最中间的灰色夹克西服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