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乡村诡事录

时间:2021-02-23

分类:恐怖灵异

作者:草黄色的灯笼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世间诸般怪异事,多如山上林木,数不败数。 乡村诡事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也不知是不是空调从头顶吹过的原因,在睡觉时一直感觉像是有一双冰凉的手搭在自己得脑袋上,让人总是睡不踏实;一晚上也做着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梦到一些早就去世的亲戚和不认识的人在床边走来走去,不时伸出冰凉的手拉我一下,然后把我从梦中惊醒。于是在后来也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反正不管是梦中还是醒来的时候都一直觉得自己是在一张拥挤的小床上,床的温度特别的冰凉,而自己却像是被无形的东西固定着,连一个翻身的动作都显得力不从心。眼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能睁开一条小小的缝隙,看着灰蒙蒙的屋子,而黑暗也让人的视觉出现极大的偏差,让我觉得这个屋子越来越不像是自己的卧室。。

免费阅读

  林子妈三岁左右的时候,有次正好有一个云游的道人路过福老爹家(福老爹是林子妈的爷爷,单名一个福字所以同乡人尊称福老爹),就进去讨了杯水喝,看到林子妈时,就面露奇色,说是“难得难得,此子双眼纯净,额头饱满,将来必是有福之人。不过却遭了天妒,在耳后藏了三劫,三劫不过,反是要落了半辈享福半辈还的厄运。”在那时候,乡下人对一些云游的道人很是推崇的,所以福老爹听后就大惊失色,忙求教那位道长有没有没有什么解救的方法,那道长说我既然能入你家的门,也算是有缘了,便给福老爹出了个主意,说是您的孙女这三劫一在雨煞劫,当系一束您女儿的头发在一喜鹊身后放飞、二劫在落地劫,需再取一束头发系于活鱼尾后送入于深潭中,再一劫为人妒劫,需再要一束您孙女的头发这束头发你需供其在神明侧,以神明功德来换取您孙女平安无事。说罢也没再说其他的话就转身出了院门,去其他地方了,福老爹于是就和老伴儿子商量后就照那道士所说的做了,而且还在村中的娘娘庙侧铸了一个高约半米的功德鼎然后将自己孙女的头发置于鼎中,上边还盖了香灰,这才算是大功告成。说来也奇怪,自此之后林子妈还真就再也没晚上莫名哭过。

  在听完母亲的话后,林子妈几人也没再说什么,母亲就跟着这几位长辈往庄稼地走了,那时候,母亲那个乡所有人的庄稼都在村庄往南的另一处山上,其中就要路过一个婴儿沟,而母亲当时也由于年龄太小的缘故,在快到婴儿沟时就已经心中冒起了一丝的虚汗,悄悄的往路的另一边走了一点,而她又怕靠山的那边出现诸如蛇或者其他什么动物,所以就又走到了林子妈的旁边。说起林子妈,也算是比较奇的一个人了,听母亲老家的人说,林子妈还在小的时候一到晚上就哭,不让人把她往窗户旁边抱,而且在白天的时候如果有人把她放在一边,她就会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像是被人刻意逗弄一般。

  我并不敢睁开眼去看那个身影,而那个身影却也似乎不打算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于是我们也就保持这个状态互相僵持了起来。

  可是那天回家后,我姐突然就开始发烧了起来,晚上也没有睡踏实,一直在梦中哭醒,当时外婆也在家中,说是可能孩子丢了魂了,我就看了外婆和妈妈在厨房中招魂,不一会儿外婆就拿着半碗清水,清水中有一些刚烧过的纸屑,外婆将这碗水端到姐姐床边说:“喝了这碗水,小魂快快来,女女一觉起,奶奶陪到明。”姐姐边喝的时候,外婆还会把手伸进碗中,然后在姐姐的额头两颊上各点了一点。最后姐姐将碗中的水都喝下去后,就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果真就完全好了。现在想想,可能那种招魂仪式必须要当事人在场的原因,不过是打算给一个心理暗示,然后让他自己相信自己好了起来,这样才会有效果吧。

  说起昨晚的自己吓到自己,使得我一整天都精神有些恍惚,如同那些被吓的过于严重而丢掉魂的人,听老辈的人说,人被吓得过于严重了,三魂中的命魂就回跑出人体,而命魂主人的精气,故而被吓到的人会目光呆滞精神恍惚。若是在家丢的魂,则需要在厨房中摆上贡品,将一个小扫把点着后再用这个扫把把黄表纸点燃,然后亲人在旁边开始叫那个丢了魂的人的名字。如此三声的话,那个丢掉的魂就会又回到人身上。若是在路上,就要带着被丢了魂的人一起重新走过那条路,亲人在走过去的时候要一直喊那个人的名字,如此到家后就可以了。

  仲夏已过,天气本该变得越来越凉爽,但今年的秋老虎来势太凶,反而把这凉风都驱除殆尽,让人不管待在那里,都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了,尤其是在晚上睡觉时,很是让人觉得床席下被谁有意放了一炉烧着的火炭,逼得你辗转而不能入眠。于是我在看到父母他们卧室的灯熄灭后,就马上迫不及待的把空调打了开来,然后又把卧室的们大敞后躺在床上睡下了。

  收拾完后母亲就和姐姐出门了,而我就无所事事的和姐夫一起聊天顺便给外甥讲点小故事,当时说着着说着就说起了家乡一些流传盛广的故事,比如说这个“婴儿沟”什么的。

  回到当时,林子妈被吓的面色非常难看,连脚步都显得有些踉跄,她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转身马上快步的往前走去,任其他妇女怎么问都不回答。

  或许有些西北乡下的人可能知道,这边乡下的庄稼一般都离住人的地方很远,所以在农忙的时候庄稼人都是起早贪黑的,而且为了方便,他们也会结伴走一些比较偏僻的小路,人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在刚解放不久的时候,确实是如此的,那时候的庄稼人,只要自家孩子能稍微帮得到忙的话,就已经开始出力了,我母亲就说她是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家中的一个全职劳动力。农忙时早上四点钟就必须起来,而外公是一个特别严厉的人,母亲说如果她哪天起晚了,少不了的就是一顿揍。

  第二天醒来,吃早饭时母亲说让我和他一起去乡下给外婆烧纸,我才记起今天是外婆的忌日。

  而老一辈人流传下来的说法是,婴儿死后怨气极大,若用寿终正寝的方式来埋葬的话,是会生出一些奇怪的东西的,所以那时候婴儿死后很多情况都会被人用生前包裹的襁褓包住丢到山涧崖下,久而久之,大家也达成一个共识,虽说这个共识有些残忍,但它却真实存在并一直延续至解放前期了。不知是不是以讹传讹,总有人会神秘兮兮的给左邻右舍说自己在晚上路过“婴儿沟”时听得到沟下有好多婴儿的哭声,那哭声让人听着,别提多揪心了。

  “婴儿沟”并不单指一个地名,这在我们那边每隔几个乡都会有一个叫做“婴儿沟”的地方。顾名思义,婴儿沟的名字说来也有些吓人,由于旧社会的医疗卫生条件差,而且接生时多在自家的房中,故而生孩子时怕大出血,孩子生完后又因为直接用自家用来裁剪衣服的剪刀做些简单消毒后就去剪脐带,所以孩子很多都会在刚出生七天里因感染而夭折。

  这时,我耳朵中又响起了刚才的那种声音,这时我才感觉这个声音像是对什么的呼唤一般,然后就听脚下传来一阵木床吱呀吱呀的声音;同时也听到了如同纸张被人展开的声音,我只能细微有挣扎的缩了缩脖子。可我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人在我身边或者从上上下去,等了许久之后,实在忍不住时,我把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看到旁边的那个身影早就消失不见了,而我这时候也感觉身体也开始恢复了一些知觉,于是转过脑袋想要看向客厅,突然眼角处看到一个黑色的巨大影子在我脑袋近在咫尺的地方,那种瞬间出现的惊恐感让我感觉有一道电流直接冲向了我的头顶后又炸开一样,我条件反射的把脑袋向后一仰,“砰!”的一声就撞在了书桌的边角上,而我也在这下被撞后后终于清醒了起来,再揉眼看时,只看到那张没有被星光照到墙面上的海报只剩下一个边角贴在墙上,其他地方半搭拢的落在了我的枕边。才发现是被自己吓了一跳,转身开了灯,身上早被冷汗寖了个透,刚才的恐惧感还是很真切的存在着,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着。

  这个声音却似乎也并不是对我说的,它只是适时的出现在了我的耳朵中。而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有人从我旁边坐起,眼角处只看到有个像极人一般的黑影坐了起来,这个黑影坐起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动作。只是转头看向了我,其实黑影是完全漆黑一片的,所以我并不能真的看到他的一些细微动作,但我在这时候真的就感觉到这个黑影是看向我的,我连忙将眼睛闭上,可是那种如跗骨之蛆的难受感却还是真切的存在于我的脑海,有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突然被浇了一盆凉水一般,从头顶一直凉到脚上。

  话说回来,那天天还没亮,母亲她们就往庄稼地里走了,快路过婴儿沟时母亲心里害怕,就走在了几人中间。或许由于一些老人家的传说,和母亲一路的几位长辈在走到这里时也都把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连脚步身都变得轻不可闻,像是怕惊动这里的什么动物一般。

  进过昨晚的事我总是觉得这次乡村之行,总不会过于顺利的。

  也不知是不是空调从头顶吹过的原因,在睡觉时一直感觉像是有一双冰凉的手搭在自己得脑袋上,让人总是睡不踏实;一晚上也做着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梦到一些早就去世的亲戚和不认识的人在床边走来走去,不时伸出冰凉的手拉我一下,然后把我从梦中惊醒。于是在后来也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反正不管是梦中还是醒来的时候都一直觉得自己是在一张拥挤的小床上,床的温度特别的冰凉,而自己却像是被无形的东西固定着,连一个翻身的动作都显得力不从心。眼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能睁开一条小小的缝隙,看着灰蒙蒙的屋子,而黑暗也让人的视觉出现极大的偏差,让我觉得这个屋子越来越不像是自己的卧室。

  我坐起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去客厅时顺手扯下了那张海报,又打了一杯水喝下,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半,于是又回到了卧室中,把门闭了起来,又关掉了空调,等到心跳恢复正常以后,就重新倒在床上睡了,然后一夜无事。

  后来不只是谁传出来的,说是林子妈那天看到有几个面色有些发青的婴儿在他们聊天在路边爬了出来,刚想抓住喜秀妈的腿时,被林子妈看到,她当时被吓得惊叫一声,而那几个婴儿也被那一声尖叫吸引了注意力,在发现林子妈貌似看到他们时有几个马上往后退了下去,还有几个竟然缓慢的趴向了林子妈,古人都说夜不语鬼,所以林子妈也没敢多说什么就马上快步往前走了,在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时,往后再看,来时的路就只有黑乎乎的一片了。说起这事,我本来还打算给我外甥说下林子妈的另一件异事,正好母亲和大姐回来了,我也就没再讲下去,和姐夫收拾了一下就出去坐车打算去外公家了。

从武林高手到娱乐巨星 木叶之辉夜吾妻 超品剑侠 败犬的一夜婚 异能制造 仙界巨擘系统 江湖有间八卦社 全球加入副本 我的微信连三界 花语言

乡村诡事全文免费阅读诡  乡村诡事无昂  乡村诡事 百度网盘  西北乡村诡事录小说  乡村诡事录  


乡村诡事录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乡村诡事录小说资讯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恐怖灵异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